2008-2011(更新到2009,待续)

近两月我是没敢怎么动笔了,不是说人怎么了,也不是说事怎么了,而是人和事都不怎么。

最近常想着,我虽然生活还是有一条说不上主线的主线——投机和交易。但是这辈子做过什么,却每隔一段时间就忘了,即使每年花千把美元搞了私人部落格亦只留下碎片而极难找回完整的回忆,那么也就只好趁着记忆还没有全完,梳理一番。往大里讲,将来写自传的时候别忘了什么又习惯性的粉饰上,被方先生之流弄出来戴高帽;往小里说,如果这就是今生最精彩的时节,那么也得知道自己曾经怎么样风流且阔过。

2008年

2007年下半年起,鄙人开始进入大学,虽然自然而然的我并不为大学所动,而更在意逐渐付诸实行我自小积累的暴虐或者温馨的想法,比如找了女朋友就同居什么的。

大学最早的女友是相识并不太久的甚至搞不清楚齐格飞是不是我本名的家伙,我对她的印象已经基本消灭,后面的四年基本没有联系过,从这一点来看她肯定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也保留了成为一个出色投机客的可能,斩仓坚决,止损到位。

与此同时乃至于更早开始也更为人知的是,用现在的话来说,鄙人是当时可以称为小朋友而后来称为姐再后来叫老姐的一个女人的备胎。至于有没有相互备,相互都是不承认有的。

7月份大一结束,除了生平第一次混在班级篮球队主力还队长还混进了复赛。其他真没太多的映像,从我入学开始当时唯一的投资品种a股正在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表演,第一个学期冲击目前第一高度的高潮迅速结束,反弹到时候还有5000点气压仍然低得让一部分鸭子嘴熟不了,第二个学期跌到2600,两油以下,全国哭声震天。

这个走法也很类似我的生活,不知怎么的因为离家求学就高潮了,但是发现没有隔壁房间更没有隔壁房间里面现金可以随便偷拿的抽屉,崩盘又毅然决然的来了。然而第二学期休假在家各种无所事事乃至于默默接受“女神”去找了个老“屌丝”开苞的时候。利空出尽,反而也便有新的朋友和乐趣打到涨停。

想来当时还是比较上进,如果没有那段时间的受创以及进步,也就没有今天连自己都可以看空做空的投机小子。也有朋友在这个时期开始厌恶自己,甚至不愿意跟自己为伍。如果继续到了现在,振作不起来却又卑微的活着,那我感到遗憾。

image

不知怎么的,在那时的校内网(现在叫人人,是个准约炮网站),认识了许多玩政治的小青年,江左、黄c、游桑、还有北斗的一干人都是那时候认识的,现在有的做起猥琐的投行男,有的做起更猥琐的老板男(按照本人的看法,以上两类最格格不入了)。除了没有最最猥琐的处男,什么鸟都木有了,也就偶尔拿出来点当年一起激情出来的词逗笑,么么“匪立××大学”“我大闽越国”“不共戴天”。。。也许哪天阿共的天塌下来,这几个老男人聚在一起也喝上拉菲了,还会谈论谈论新的柿油党“支性太浓”。

西藏啦地震啦,於是乎自以為自己可以擔當一點公民的義務,做一些啓蒙的事功,其志也嘐嘐然,可謂狂簡之至,自然猖狂得很。我記得那時候校內上很多朋友就憤而提筆,普及一些最基本的常識,翻來覆去的大白話,當然,也在真誠地和同齡人辯論。

那时候,左棍也是一样不鲜见,甚至更不鲜见,有一条就贴了一副人民网弄来的“反华势力扑克”。于是我突发奇想改成了校内反华势力的扑克,于是在那时候也算一条意领。

但是这个没有什么意思,冒犯自己信仰的“耶和华”号销号之后,也几乎没怎么再调戏可爱的爱支青年们,后继者比如满日共荣小朋友(李石页)等热血汉奸出来的朋友,做得也好多了。

后来

还有就是回温州的时候,惊艳于小时候抓来小手捏来捏去的小斐斐(1992-)。(如今要叫斐斐姐姐。。。崩溃),然后就成了情侣,腻乎了许久,两家人合得来,竟然也就订婚了。我便也就光棍不成。不过呢,订婚已经是2010年的事情。

这段时间内,内心里装的女孩子不知凡几,除了固定的那一个,这个和那个似乎竟然也不交战。

2009年

2009年开始的时候,我和一系列的网友打得更加火热,那时候在人人网自称网特的一群人,几乎达到有史以来反对政府者的最大和睦,连我,似乎都连安那琪主义者都想统一战线着。

鄙人做了一个目前已经中断的终极决定——回国,这个事就懒得多说了。

从3月开始非常热切的玩着闪电战这个老游戏,并且改出了自己的那个补丁。然后在这个时候发过最后一篇阅读推荐,自此之后,勉强或者不勉强,都称不上什么读书人了。

那时候对一些女孩子的想法仍然是:

我祈禱上帝讓她們要嫁人一定嫁給別人,千萬不要委屈下嫁你我,因為優秀的她們應提的要求正如優秀的我們應立的奮斗目標一樣的多

这个用现在的网络语言解构,已经是不知道如何不堪了。我在后来知道那个料想不错的女人是什么事实,大抵几乎算是哭了一场。

除了第一次去东莞之外,我大约是十足九的好人了——如果那个曾经很有名的天生人间也木有去过的话就十足十了。

十月成行,却又发现七年的学制对我而言,实在是等不起了。这个念想确然是正确,若非如此,如今哪里能在软饭钱之外,还是个小有几M的家伙。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