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日狗的好人们

本文中所提到的好人,专指我党和我国政府眼里的好人。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所以,这里所称的好人实际上是很坏的人,至少是很愚昧的人。因此我在好人前边加上一个狗日的,以正视听。

我党夺取政权和维护政权,据说有三大法宝。法宝之一叫作"群众路线",还有一个是武装斗争,还有一个我不记得了。内战时期,我党用尽各种手段"发动群众",几乎把所有的社会力量都吸引过来为我所用,后来就是几百万老百姓推着人力车支援前线打蒋介石的历史画面,这个招数十分成功,把政权夺到了手。后来的几十年里,我党依靠群众,发动了一连串的群众运动,把中国坑害得满目疮痍,一直把中国带到了"崩溃的边缘",大家连饭都吃不上了,全国人民面呈菜色嗷嗷待哺,足见其群众运动卓有成效。几十年过去了,我党一看,才知道老百姓还在饿肚子,再这样下去老百姓就要造反,政权即将不保,这才开始了所谓的改革开放:先把你们饿晕,然后再让你吃上饭,目的还是要你赞美他。改革开放运动仍旧是群众运动的老套路。这里且不去说改革开放,单说好人。

群众运动需要骨干力量,这个骨干力量,就是我党培养的那些"好人"。细想起来,大概有几类。

第一类是我党体制内部的铁杆干部和积极分子,属于我党的基层组织里的好人们。

黄永玉先生在回忆录里提到一个典型的狗日的好人。此人在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中都是积极分子,每次运动一来,都会马上跳出来,揭发批斗黄永玉这些人,运动结束,艺术家们的噩梦也到头了,这些好人们仍然若无其事地继续着他们革命干部的革命生活,偶尔碰面,他对艺术家既没有歉意更没有忏悔,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哎,老黄啊,我们也有个认识过程嘛!

黄永玉先生宅心仁厚,他写道:好你个狗日的认识过程!每次你都来认识我,老子就在你的认识过程中受苦受难生不如死!

这类好人们属于我党的人,"自己人的大大的",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我党利益集团的内部事务。党需要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运动一来,他们当然是冲在最前面的打手,运动过去,他们摇身一变,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继续享受我党的保护和优待,甚至还有加官进爵的运气。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任何时候我党需要再来一次群众运动,这类好人们立刻就会摩拳擦掌再上战场,再次把黄永玉他们揪出来,继续他们的"认识过程"。这是党性的需要,也是利益的所在。

第二类是蒯大富这类好人们。

这类人本质上不属于我党的组织,只因为彼时我党需要一些打手,相当于淮海战役时需要那些推着手推车支援前线的老乡,才把他们笼络到自己的身边,让他们充当了马前卒。蒯大富只是马前卒的领袖人物,但实质上毕竟是被我当利用的悲惨的家伙。丧尽天良的运动结束以后,面对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我党感到不好交待,需要推出一批替罪羊来洗刷自己的罪孽,这时候,蒯大富这些好人们摇身一变就成了"坏蛋",从"领袖"的宝座上被拉下来,洗干净屁股去坐牢。

这些好人们,与第一类我党体制内部的好人不同,属于被我党卸磨以后宰杀了的驴子。这类好人们经历了人生的起伏,或许对某些历史片断有了正确的认识,如果说我党需要再来一次运动的话,蒯大富这类好人们是否还会粉墨登场,就是个未知数,那就要看他们的造化和对人生的认识能力了。
第三类是我党经年培养起来的外围组织的好人们。

我写那篇《向阳花开会记》http://www.wuding.info/diary/2011/04/post-18.html的时候,脑际里一直浮现着那

个"戴着金丝大黑框眼镜的操着一口广东口音普通话的嘴唇右下角有一颗大黑痦子黑痦子里长出一根很长的毛毛的老板似的人物",他姓韩,是香港什么爱国知识青年联合会的会长,这种狗屁联合会,就是我党长年以来处心积虑坚持不懈的培养目标,这种会长,理所当然属于狗日的"好人"。

这些人在年轻时代,在我党那些政治运动中也是积极分子,虽然客观上也经历了人生的惨淡,但是他们生来就是党的好人,即使饿得面黄肌瘦,仍然对党一片忠心;即使被党折磨得不如一条狗,也仍然对党满怀热诚。简单地说,这类人就是类似被割掉了卵蛋的阉人,永远对主子有着一颗赤诚的心,因了对主子的忠诚而从主子那里领取一些微不足道的奖赏,主人叫他们打个滚,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在地上滚来滚去讨主人欢心。

第四类好人,人数众多,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从年龄来看,这类好人很多属于蒯大富的下一代,也令我们直接感受到时间的轮回是多么残酷,令人叹息。

这类好人,不一定是什么名人,也不是弄潮儿,他们也是跟我们差不多的普通民众,但是他们的心思跟我们截然不同。他们跟韩会长的基因有些类似,不过没有像韩会长那样从我党那里得到那么大的利益,他们摇旗呐喊擂鼓助威,基本上属于为我党进行义务劳动。只要你一提到我党几十年里所犯下的罪行,他们马上会跳出来替我党进行辩护,我党比国民党好多了嘛,比乾隆皇帝先进多了嘛,比尼禄皇帝仁慈多了嘛,让你吃饱饭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嘛……只要你对中国的问题提出批评,他们立刻会站出来,义正词严地批评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爱自己的祖国,你怎么可以这样数典忘祖,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在说服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情真意切;在规劝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诚恳热情;
在批评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仁至义尽;在咒骂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舍生忘死。
在他们的苦口婆心的引导下,所有的罪孽,都在他们真诚的眼神里变成了善举;所有的暴行,都在他们温暖的语调中变成了仁政;所有的反思,都在他们轻蔑的态度中变成了浮云;所有的批评,都在他们严厉的矫正中变成了歉疚。

历史的重演,是人类历史的一个必然现象。中国有这些好人们,前赴后继乐此不疲地存在着,活跃着,涌动着,他们就是历史重演的巨大推动力和第一要因,有了他们,我们实在不用担心那些悲惨的历史重演的可能性。

近来有这么一种说法:对所有的中国社会问题,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这也是狗日的好人们的思维方式之一。我不认为"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我只认为"一部分中国人"有责任,就是那些"狗日的好人们"。多数时候,帮忙的奴才和帮闲的走狗对一个国家的祸害,比其主人更直接更深刻。

呜呼,狗日的好人们!

2011/4/28(初稿)
5/1修改
东京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