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幾十條

完美rk

寫在前面:今天發瘋收了這個,哈哈

  • 在中國,無論出了什么問題,都會很快冒出一大堆的能人給你指點迷津,句式也都不變,當然,為了在文法上沒太大漏子,應該說是至少從白話文的時代就沒怎么變過,其一是“什么怎么樣”。另一個就是”只要……就”但是幸甚至哉,“只有……才”這個句式終于是不敢用了。

  • 在中國私有制是憑能力分配,而公有制是憑權力分配。但就是有这么一群人,國有資產本来就不關他们的事,從来就没有享用過.一旦被忽悠成主人,就成天惦記着那筆看不見,摸不著的錢。其實買了又怎么樣,不賣又怎么樣。投胎技術不好,反正是死也分不到,不要翻墻出來怨支共。

  • 那些招魂文革的人有蠻多只是在招魂自己的童年,六四也差不多。不過對于我來說,六四時還是胎兒,出來看熱鬧叫做早產,給母親落下什么病根,如今是要自責的。所以,我對冒充廣場遺老的熱情非常非常的有限。因為鬼知道我是不是在幫扭送扔蛋三勇士的那些頑主說話。

  • 反民族主義的中國人,仍然用的是民族主義,比如《中共不高興》的作者“據說”正在移民,也比如反對民族迫害的他們,用中國的方式,在審視歐洲的電影、和愚人節的貓熊。也怪不得連猶太豬都趕不走,連紙制報都辦不下去。

  • 最怪的怪胎是儒棍和儒棍的死敵,孔子要道德不要法律,但猴子哪有靠得住的道德。天天尊王敬祖,還要自命民貴君輕。給他翻譯翻譯,其實意思是只要皇帝制不變,一萬年以后總輪到自己家。儒棍就不要費心反共了,好好優生優育,子又生孫,孫又生子,總有當官的不是更好。

  • 孔子是被曲解了,馬克思看來也是被曲解了,隨隨便便都能曲解,那么那兩位沒什么問題,那就是你們中國人除了曲解以外的能力非常有問題

  • 民族虛無的大山一壓,不管祖先是吃人還是自宮,也都容不得壞疑,據說好漢不怪祖上,所以要與現實完全相反,遍地祖墳,抵死不能蓋舶來文明的高樓大廈,自己死翹翹,也好趕快把剩下的給空巢占了。可惜即使尊古狂,也是言行不一。買房地產的時候,也竟然不考證這里以前有沒有老祖宗靈骨

  • 還有人跟老子說他很右,是鐵桿保守派,支持獨立,結果張口就來挺民粹黨,奇哉怪也。

  • 有沒有定派有沒有宗教約束其實本來是不要緊的,但是越是高等人越會自律,越是支那豬就越擅他律。

  • 支奴好不容易千方百計獲得了法輪功的翻墻軟件,翻出來大叫他們要“先崛起”,苦口婆心的跟老子講,他們猴子之間事實上就是拿體型大小比。看來他們聽的懂的還是鞭子的聲音,那更好,我反正還沒見過什么叫易子而食,自付用不了幾年,黃猴子的大戲又該現眼。

  • 據說西方的殖民者對這些吃人文明的破壞非常可惡,說起來那真是罄竹難書,黑鬼當年窩在部落里面享樂不盡,一輩子平均長達不知道有沒有二十歲,升仙了還一塊都不浪費,要是萬惡的殖民者不來破壞,讓奧巴馬今天打個獵頭數百的大勝戰,自由派左瘋去敲一通”多元”的大鼓肯定還能分到兩條人腿。

  • 支那人自從不能纏女兒的腳以后非常不痛快,經常找支共玩暗室游戲,每次被支共虐得青青紫紫的,就趕快開了漢奸的軟件出去介紹經驗。有的腳程快跑到老子的國家賴在街上打出紅旗,高喊這是他自己和支共你情我愿的處女血,興高采烈沒兩天,還是公的舌槍嘴炮,母的陰蒂制夷。

  • 和獅子生活在一起的有種廢物叫做角馬,每次摸石頭過河都靠踩自己的尸體,老一輩還長點腦子,知道活著太窩囊,決定只生一個,自絕世界。沒想到沒幾年,沒認真實行不說,還有某幾只會想起當年出現一只嬰兒期的獅子,雖然也是嚇跑一大群,但是那次沒有戰損,于是這伙東西戰罷不知道多少個論壇,最后得出光輝結論——還是數量大可以占到種族中的有利地位。

  • 有個公司名叫臺巴子,其中有個員工,大叫:“大家千萬不要買臺巴子公司的東西,千萬要買支巴子的東西,我就是高級支巴子,強烈要求把我公司無償并入支巴子那里去啊……”結果被開除,有個有名的胖子,我們一般稱他叫××××,說:這是妨害言論自由……后來據說做風俗業的學了樣,跑去婚介那里介紹換妻,被打出來,馬上口里鳴冤不止——人家自由領袖說了,這是妨害言論自由!

以上亂七八糟摘自我鳥七天沒用的日子里摸黑亂發言

嚴重警告,不能隨便搞清楚下面一行說什么

立貼為證,4月十號一定去雙飛。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