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觀點的一致性是否難于登天

中國自“撅起”之后,聲音其實確然也自由了許多。網路之上,各種翻案的平反的反思的層出不窮。大體上分為了左右兩派,當然都是支國特色的定義。其標準倒也分明,即左派認同大政府主義,崇尚集體社會,事實上為保持共產黨執政發聲。右派呼吁美式政治(我用字不會錯),希望普世價值和公民表達權利,個人至上傾向。但是具體到其中的每一個人,就往往會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表現,無論哪一方,直接對支國本身是不能多言的,因此觀點的焦點大多數時候集中在國際事務上,左棍親俄反歐美,(或者說集體主義者都一廂情愿親俄)而右派親美反俄反穆斯林。宗教上是右派的基督教對抗左的馬教-儒教-民粹教等等。但是很多事件發生的時候,往往兩派的呼吁都是極度的意識形態表征化,甚至基本上完全都違背本身的理念。

最明顯的首推對這個國家的態度,在暗地里鼓動性極強的網路文體的宣揚下,至2002年江的條約“正式簽訂”。左右在俄羅斯這個話題上,產生了無數的爭端。憤青這種無派別的權貴淫具每每意淫“戰略伙伴”乃至俄中抗美的大好前景自不必提。右派和平時期講”民主俄國”或是在俄國人打打支國耳光的時候“多少個臺灣的領土”其實背后的思想混亂更大,且簡單說說鄙人眼里的俄國。

俄國自克格勃頭子上臺以后,個人崇拜到打壓政敵,甚至還恢復了蘇聯的軍旗。普京黨和蘇共的差別很可能就是一個共字那么簡單。而且他那矬子也沒什么歷史帳可以算,甚至還可以從車臣人支那人等等的身上找找“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的把戲。說穿了是俄國民主轉型上的張勛而已(我賭他連袁世凱都干不了),要不是這個國家還確實有過十二月黨和老柴,希姆萊就又能在我心目中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是以所謂“民主俄羅斯”是個完全亂來的提法,這個世界上真正配稱得上自由民主的地方只有兩個即北美和西(北)歐,日本和臺灣充滿了儒教圈的惡習,但是也歸有救。而俄羅斯雖然比中國好得遠,但是絕非民主國家。干的買賣目前也是出賣子孫后代的資源,可惜人家畢竟山清水秀地大物博,還真是終究有得救的時候。泛輪之流現在就在那里驚嘆什么“符合窮人利益的增長”為時尚早。另一個是“42個還是多少個臺灣”。且不說這背后到底內幕如何,因為鄙人對于如何把共匪這缸墨水搞得更黑一點興趣都沒有,就說點這個理念的看法:

以中國人的秉性,上個世紀好像走上奴役之路是有必然性的。非要說那片土地將來是中國人的希冀,純粹是精神分裂。據我所知,反對俄羅斯的大抵比較右,其中不乏認同人權的普世價值者。那么請問,哈維爾的著名說法“人權高于主權”你們哪個不認同?難道那片土地02年搞回來,馬上他們的人就能連同國內的異見人士搞個大散步弄掉支共?不然干么不尊重那片土地上人的意愿,為保障他們的人權做想,多多把土地交給結束列寧斯大林徒子徒孫統治的俄國人。如何甚至還有對老k的大支那迷夢如癡如醉者想來個“貝加厄湖張弓”。我看支共還是干了不少好事,最大的莫如把這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讓給俄國。那上面的人不用做支人被領導干部壓迫或者不用被一國兩支安排個完全不是民意的特別奴才建華厚華懦夫斯基管理,真真切切的是大功一件

叫:“還我河山”的最可恥的就是那些一國兩制地區的人,自己多半不認同支共,大支那的迷夢倒是做得比支共還厲害。曾陰部等等讓你們naive得果然有夠勁。有人提出,外蒙外滿洲收回來一國兩支。究竟是懂不懂得你們整天鬼叫的支那正統里面孟軻說的一句還算是人話的話“己所不欲……”。要不是現在還有臺灣,香港的明天就是圖博的今天,哪怕現在在莫名其妙的什么吸引力榜上排到第一。說穿也就是一個專供支共各級匪首洗錢作秀對臺統戰的好地方。

對于俄國,鄙人只一個觀念:人權高于主權,歡迎割讓閩越(不包括臺灣)

以色列猶太國

以色列立國之前,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世界公害,猶太人非常搞笑的普遍左傾,或者說對政治沒有什么興致,倒是對于受奴役或者施予奴役非常熱衷。鄙人寫過一篇文字,在這里就鄙人接觸過的人來說,猶太人并沒有太多的特別,只是生意感比較強,我自然不能根據這個觀察性的小總結得到什么普遍性的理論,只是猶太人和猶太國的事,是最偏聽偏信不得的。鄙人訂閱了好些穆斯林,反以反得厲害,反共也反得厲害。其中某個至今也還在回避鄙人問的:你們建國以后,可不可以上街抗議政府?可不可以改信基督教(或他)?支吾其辭三番四次我也懶得去看。可是為以色列張目的,又是什么樣的論據呢?

《以色列為什么對中國那么好》自不必說,如果里面內容屬實,此一個國家完全沒有正邪之辯,在支共還完全是獨裁集權政黨的時候就曖昧不清,連軍援都敢冒天下大不韙。哪能博得真正能思辨者的同情肯定?只能說明希姆萊有道理。

《以色列絕對是個好國家》匪國512文革之后有首抽風的歌,詞曰: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嗨!就是好
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

此文也差不離。鄙人當時仆一看到里面:一個巴勒斯坦青年,站在一隊猶太國的tank前面,硬是把tank攔住了,由此證明了標題。不由得感慨到,由是王維林事件不也可以這么說:1989年我在CCAV上看新闻,有一段情节引起了我的深思。这个情节是,一个受外国反动势力洗脑的贱民青年,站在长长的一列支国Tank面前,硬是把这列Tank给拦停了。怪哉支共怎么沒有發現這號人才,空有一堆在海外喊“殺得好”的血卡怪物,只能起到反效果。不過這個怪人奇文一出,倒是滿堂喝彩出來,咄咄怪事。

給上兩個鏈接,反以挺以過頭的都看看

哈種種:《支國絕對是個好國家

香港某人的《加沙在香港

當然,下面這幅圖也的確是事實

巴以沖突

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

我先聲明,你們的典籍我基本看過,當年牛博有個“學而思”在的時候,我蠻有耐心的把他們的圣物一篇篇的翻了過去,比如這個《大國空巢》的ppt。

基于其最終的目的,竟然是:為中華民族在地球上贏得更好的生存空間。止此一句也就夠了。

我最近讀德語,有個寓言故事在那個口語手冊里。大意為:有天狐貍向獅子炫耀,說它一窩產了十字狐貍而獅子好幾年才一個小獅子。但是獅子回答,一只也是獅子。

民族能搞到什么樣的“生存空間”哪里是人數多不多決定得了的,當然支國是已經為禍世界了,好像歐洲今年的產品檢驗百分之九十假貨是m in 大陸的。古代滿人才多少人,蒙古人多少人,漢支不知道著了什么瘋癲,亦或被鳳凰男帶來了新的什么小農意識,又由一堆人領著一大堆人跟著,叫起反計劃生育率起來。私以為,這計劃生育真是一點錯誤也沒有,白人現在在世界各地的比重一直下降,絕對是人類史上最大的災難。加沙這個地方,人口平均20歲,如果不是以色列養著,至少餓死一半。而支國大學里我見到的不超生的農村人沒有多少個,而且多半另一個弟妹哥姐也不知道在哪里打工做血汗工廠的材料,他自己將來也是做專制制度下螺絲釘的好材料。中國放開生,這類人的比重是鐵定上漲的,到時不僅富國無望,自由更是無望。一些五千年不知道自由何物的民族,數量大了無非是大數量的人道主義災難。何況憑著社會資源的優勢,除了劣等人口外就頑固支共的后代多,比如毛新宇就添女啦……這樣的結果,您們很喜歡不是?難道房價不高了,醫療保障了?多一個也好好的能養得起了?哪怕迷信點想,你那些預備想多生的兒子女兒又不是上輩子不積德,干嘛讓他非要投胎到中國來。

結語

保障自已言論的一致性本來不是什么很困難的事情,支人本質上能活到今天沒有被滅族,都是大說特說違心話的人的后代,鄙人也不確定是不是這群人是否真的那么沒邏輯,但是在支國的網路上泡久了,我真的不能不說點什么。這次的言語很粗陋,請諒解,畢竟,沒有什么旁雜的深思熟慮能夠誕生在一個人往自己腦子里面塞四格語法的時候。

此文截至,再問一遍那些操著中文與我筆戰的人:保持言論的一致性是不是難于登天?

3 条评论

  • 哈种种(miloservic) 三月 12, 2009 回复

    支国人哪里有什么原则…觉得什么实用就说什么,这绝对是国民性的一个体现。

  • 哈种种(miloservic) 三月 12, 2009 回复

    你那些預備想多生的兒子女兒又不是上輩子不積德,干嘛讓他非要投胎到中國來。

    哈哈哈,这话好。 我记得有差不多同样一句话是说:“即便从全球环保的角度来讲,也不应该让中国人再多了吧”

  • 阿提拉 三月 12, 2009 回复

    恩 有這個至理在,根本不用討論計劃生育這項舉措的其他方面。
    我以前就說過這個,那時候反計生也還是小范圍的事情,等到了今天,果不其然變成民族主義的一大載體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