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城(福州)隨游錄

傳統年初二的時候,鄙人自駕前去福州。本意且去那里買些壽山石聊以做豬朋狗友的互贈事物,然而計劃頗不夠機密。給竊據治城的匪官知道了此行的底細,于是一路上陌生的電話不斷,或有邀我去赴民膏宴的,也有請我去喝上好鐵觀音的,當然,都自然沒有好的居心……邀宴的自不必說,終究是自能出淤泥而不染,宴席之上,輕搖三寸,句句誅心,即便邀杯劃拳,亦是輕而易舉。與前農夫品茗做雅,究竟鄙人也是不會忘卻,同道者多也常被獨夫匪諜請去喝茶,此悲哉世道膏民之徒往往不辨鄙人實居心叵測,但觀紈绔子弟之表象,致使一番治城之行,變成又一番代父母受罪的交際。三日下來,只覺凡青年人本多半可以成為進步的力量,經歷的飯局多了,方才成了庸眾。

IMAGE_047

第一日的晚上

共軍的某個前頭目邀請鄙人,場面諸事自不需再說,單說有這么個小細路在桌前桌下進退自如,頗類鄙人自己幼年的表現,我當年吃無半飽,必然大鬧,然后必定是由漂亮的鄰桌漂亮姐姐牽著小手前去水族箱看魚。此小鬼也是此類,這個年歲,尚不知道水族中價位的差別,更不需計較父親的車是哪個品牌。天下的父母懷抱盡是一般的溫暖,全席止有此嬰孩是爛漫無罪的人,也便止望他等如鄙人這個年歲的時候,已會識得自由的滋味。

時值聯系上游君,訂約明早會面共商獨閩大業。于是安然去車震解悶。

第二日

是日剛至,便有變故,治城宰某再度呼予以茶局,曉之以父母家之故交義,無奈,只得前往。

于是復訊與游君殿下,欣然吾國政像開明,鄙人與占領當局的會話如期,與茶者,時匪首與壓寨夫人,即鄙人共內子記四人,本人期待之中尚有:“××,我作為長輩要嚴肅告訴你,有人反映你們一些人思想比較極端,希望年輕人要注意……”如是等等。可惜片語也不涉此端,本人與時斗與當斗的好勝心一時悻悻。匪官大談其負責奧運工作,成績如何如何,吾閩越酷虐數百體育人士四年,弄得三金而歸,黨與民俱面有光輝,本人一時支吾,未成語相搏,后悔至極。后又大贊本人目光如炬,慧眼識妻,語久必失,定有喜新厭舊之潛念不遮于其黃臉,鄙人暗幸其搓板難逃。茶畢,派一鷹犬,同鄙人俱去參觀福州“新政”。

福州鎮海樓

右圖:治城鎮海樓

關于此鎮海樓,將來勢必改建為閩越殖民紀念館。不過就目前而言,在匪共之中,更有一個別樣的傳說,曰:此越山本無結實地基,是故福州出的共匪做不了大官,進不得支央,所以修樓一棟,鎮此山脊。于是福建省委出的匪官連續三人進入支央,還有一人即將到任匪首(習近平)

樓內展品一覽

IMAGE_059

由蝴蝶翅膀做成的大蝴蝶翅膀

IMAGE_058

福州脫胎漆藝術品

IMAGE_060

一塊比較大的壽山石

IMAGE_061

某礦石公司在巴西採得的一人多高紫水晶

IMAGE_062

楠木制成的國花木雕

IMAGE_063

脫胎漆器

IMAGE_074

脫胎漆器

IMAGE_075

紅花梨木的古家具展

IMAGE_065

漆木作品

IMAGE_076

國花畫像下的古客廳展

周遭景色

IMAGE_083

治城在殖民政府治下的悲哉市容

IMAGE_085

來一個長幅

第二日的下午

前去偽福建行省的省體育局,觀看了好一陣支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具體體現。一個舉國體制如同個金字塔,在此是這個金字塔的腰身,比鄙人小上十歲的小孩子在此往往復復的翻滾跳越然后摔倒爬起,一個個都提早長出了一幅為國賣命的表情。唉,有如此的國家,體育中還有什么美可言

倒是獲贈了一堆也許值錢的奧運紀念物。雖然從道義上言,并無一絲的價值

做個鏈接,為這還未冷卻的愚昧:

2008 匪京暴運 諷刺圖集

爾后鄙人驅車去福清略過不提

第三日晨

在外燃放爆竹,選購了一堆壽山石,而那個看上去很有良心的老板在鄙人看貨時拿著一張百元匪票唉聲嘆氣,原來是從銀行取來的HD90

附上HD90錢錢的大幅靚照

HD90的假鈔真圖

將彭小姐送予的一串馬來玉做個背景……

鄙人就此事說了點共匪的壞話,未曾想老板異常警覺的打斷,只好拿以下的話做注:

让他们对批判国家、社会和指导者保持一种动物般的原始憎恶。让他们坚信那是少数派和异端者的罪恶。让他们都有同样的想法。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一样的人就是国家的敌人……
–阿道夫·希特勒

=======================

尾注:

從昨日(2.31)下午起,英明神武的熱血漢奸站再度停擺。

有關消息,請至俾文 熱血漢奸停擺事件